2013年1月2日 星期三

被汙名化的僵直性脊椎炎

本文主要是用來批判那些,質疑僵直性脊椎炎病友逃兵的無聊酸民。如果你是在找關於僵直性脊椎炎免役體位的資訊,上一篇文章會比較適合你。


很少有病痛所受到的誤解與質疑,比僵直性脊椎炎還要多,甚至被汙名化成一種逃兵的手段。從最近的一篇報導「僵直性脊椎炎比經痛更痛!周杰倫:有人說我閃兵就生氣」下面的留言,可以看出網友對於患者可以練出八塊肌、打籃球及拍武打片這件事,有極大的心理不平衡。他們質疑周杰倫(以下稱周董)以造假病歷的手段逃兵,或認為僵直性脊椎炎患者,根本是可以當兵,卻選擇接受免役體位好「閃兵」。雖然我很希望將一切歸咎於網友們的無知,多數網友卻壓根不理會其他病友的解釋,只把焦點放在「可以練八塊肌,卻沒有當兵」的矛盾上,好像被判為免役體位就必須表現得手無縛雞之力,否則是裝病閃兵。我不喜歡周董,只是就病友的立場,我對這種現象感到非常憤怒,所以決定寫下這篇文章,來回覆一些疑問和網友們的無理取鬧。

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當兵前驗出僵直性脊椎炎

Q:役男在當兵前驗出僵直性脊椎炎應該如何處理?
A:請申請兵役複檢。

在7月底繳了畢業證書影本到鄉公所,希望公所兵役課人員幫我排9月的梯次,豈料適逢碩博士畢業潮,9月、10月的梯次大部分名額都讓年次比較前面的畢業生佔走了,不斷詢問之下終於在10月初確定入伍時間為11月3日。然而,正當我問著「在不強迫健康女人懷孕生子的年代,為什麼一個半殘男人竟有服兵役的義務?」這個問題時,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中醫傷科的劉醫師就像下凡來傳福音的天使一樣,為我帶來了一絲曙光-「你可能有僵直性脊椎炎」祂如是說。是的,不是我刻意逃兵,而是六年前就開始時好時壞的腳痛最近又惡化,連走路都一拐一拐,根本不可能跑步,去當兵難道是貪圖一群男人的服侍?我可沒有這種性向,不過已經收到兵單了。在劉醫師的建議下,我到署立彰化醫院掛了免疫風濕科,免疫風濕科高醫師看了我之前在復健科檢查時拍的腰部X光後就說「你這個有問題耶」,當下就確定是僵直性脊椎炎,還開了診斷書。由於沒聽說過家人有僵直性脊椎炎的病史,高醫師建議我抽血檢查看是不是有這樣的抗原,所以那天抽完血才回家。(相當感謝這兩位細心的醫師,在此之前我看過10個以上的醫師,包括骨科、復健科、神經內科,其中也不乏有名的台大與台北馬偕,都沒診斷出來,甚至一副質疑我想逃兵的樣子。)

目前僵直性脊椎炎的免役標準為
1. 血清檢察HLA-B27陽性,骨盆X光檢查有單側二級以上薦腸關節炎
2. 血清檢察HLA-B27陰性,骨盆X光檢查有單側第三級以上或雙側第二級以上之薦腸關節炎

2010年10月12日 星期二

Overloading VS. Overriding

剛學物件導向程式設計的人常常把Overriding與Overloading兩個詞搞混,不僅是因為這兩個單字看起來很像,連使用方式都很類似。於是愛用國貨的中文書市場為了造福國內廣大英文辨識力不良族群,推出了以下絕妙的通俗翻譯:
  • Overloading=多載。
  • Overriding=覆載。
這翻譯絕妙的地方在於繼承了英文單字看起來很類似的特性,從字面來看也很難明白其中意涵,於是還是讓人看得霧煞煞,令人不禁想豎起大拇指大讚「這就是物件導向啊!」
就在這個時候,國內的大學生發現這可能是教授為了能當更多人而玩的文字遊戲,又或者是當初的翻譯者害怕太多人學會之後飯碗不保,刻意翻得很奇怪,於是提出更明確的翻譯方式以自救:
  • Overloading = 給予太多工作 (load多到太over)。
  • Overriding =忤逆家長 (也就是ride在家長頭上太over的意思)。

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最難得的是有水準的觀眾

如果有人問我哪一場音樂表演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我的回答大概是那場辦在台中洲際棒球場的張藝謀執導的《杜蘭朵公主》,因為那天的觀眾實在不是烏合之眾足以形容的。以觀眾數量看來票賣得不錯,但似乎就是很少人注意到節目開始前就不斷宣導的「表演期間請勿拍照」,也似乎很少人真正想去欣賞這場歌劇,全場一團團閃光燈的閃爍以及一陣陣觀眾的討論聲,引人注目的程度甚至快壓過台上的表演與樂聲。不關手機的人很多,表演中手機拿起來直接放聲高談自己多麼無法接受歌劇的也是大有人在。我正前方與右方的觀眾忙著拍照,我正後方的觀眾則在聊著與演出不太相關的事情,在這種三面受敵的情況下,要人如何能去享受一齣歌劇?在演出結束,演員出來謝幕之前,一群人開始離場,彷彿從一開始就期待這一刻的到來,留著為優秀的導演、演唱家及指揮鼓掌喝采的,大約只有三分之二。相信我,那場演出的水準絕對沒有差到這種程度,甚至男高音、指揮家以及兒童合唱團的水準都是相當罕見的,沒有理由令觀眾反感到這種程度。後來我在離開時聽見幾個觀眾說:「要欣賞歌劇這種東西,真的是要有興趣。」原來他們並不是因為對歌劇有興趣才來欣賞這場演出。我相信這麼多觀眾對這場演出不滿意,主要是因為演出與他們的期望不一致。也許他們真正想要看的是音樂劇,而在他們人生中還沒有人告訴他們音樂劇與歌劇是不一樣的東西。另外一個原因也許是這場演出的贊助商太多,這些贊助商都拿了很多貴賓券,而最後拿到這些貴賓券的人究竟對節目感不感興趣就看運氣。當我在上層的位置看到貴賓券的區域呈現出類似銀河的景象,我想他們大多數應該都只是來湊熱鬧的。於是演出的水準與觀眾的能耐呈現強烈的對比,對表演藝術而言,沒什麼能比這更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