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最難得的是有水準的觀眾

如果有人問我哪一場音樂表演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我的回答大概是那場辦在台中洲際棒球場的張藝謀執導的《杜蘭朵公主》,因為那天的觀眾實在不是烏合之眾足以形容的。以觀眾數量看來票賣得不錯,但似乎就是很少人注意到節目開始前就不斷宣導的「表演期間請勿拍照」,也似乎很少人真正想去欣賞這場歌劇,全場一團團閃光燈的閃爍以及一陣陣觀眾的討論聲,引人注目的程度甚至快壓過台上的表演與樂聲。不關手機的人很多,表演中手機拿起來直接放聲高談自己多麼無法接受歌劇的也是大有人在。我正前方與右方的觀眾忙著拍照,我正後方的觀眾則在聊著與演出不太相關的事情,在這種三面受敵的情況下,要人如何能去享受一齣歌劇?在演出結束,演員出來謝幕之前,一群人開始離場,彷彿從一開始就期待這一刻的到來,留著為優秀的導演、演唱家及指揮鼓掌喝采的,大約只有三分之二。相信我,那場演出的水準絕對沒有差到這種程度,甚至男高音、指揮家以及兒童合唱團的水準都是相當罕見的,沒有理由令觀眾反感到這種程度。後來我在離開時聽見幾個觀眾說:「要欣賞歌劇這種東西,真的是要有興趣。」原來他們並不是因為對歌劇有興趣才來欣賞這場演出。我相信這麼多觀眾對這場演出不滿意,主要是因為演出與他們的期望不一致。也許他們真正想要看的是音樂劇,而在他們人生中還沒有人告訴他們音樂劇與歌劇是不一樣的東西。另外一個原因也許是這場演出的贊助商太多,這些贊助商都拿了很多貴賓券,而最後拿到這些貴賓券的人究竟對節目感不感興趣就看運氣。當我在上層的位置看到貴賓券的區域呈現出類似銀河的景象,我想他們大多數應該都只是來湊熱鬧的。於是演出的水準與觀眾的能耐呈現強烈的對比,對表演藝術而言,沒什麼能比這更糟的了。